欢迎光临思想政治理论教学研究部官方网站!  
站内搜索:
系部主页 部门概况 思政天地 工作动态 教学科研 安全工作 返回学校首页
 
学院新闻 
 系部主页 
 部门概况 
 思政天地 
 工作动态 
 教学科研 
 安全工作 
 返回学校首页 
 
当前位置: 系部主页 >> 教学科研 >> 正文
 

“思想道德与法治”课程中理想信念教学的基本理路

发布日期:2021年10月28日  点击:[]

“思想道德与法治”课程中理想信念教学的基本理路

宇文利,系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

金德楠, 系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博士      
理想信念是人生的目标和意志,代表了人生奋斗的价值追求和实践状态。理想信念教育对于处在人生成长成才关键期、个体社会化过渡期和事业发展准备期的大学生极其重要。帮助大学生坚定理想信念、明确人生奋斗的方向和状态、确立崇高远大的精神追求,是“思想道德与法治”课程教育的题中之义,也是其中“理想信念”章节教学的重点。贯彻落实中办、国办《关于深化新时代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改革创新的若干意见》(2019年)和中宣部、教育部《新时代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改革创新实施方案》(教材[2020]6号)的精神,新修订的“思想道德与法治”(2021年版)教材对“理想信念”章节内容进行了适当调整和补充,突出与国情形势和社会发展目标的结合,突出与大学生思想实际和理论困惑的结合,突出与增强使命担当、激励责任豪情的结合。研究试提出该课程“理想信念”章节教学的基本思考和建议思路,供交流讨论和批评指导。  
 



一、“思想道德与法治”课中“理想信念”的认知辨梳

理想信念是大学生们比较熟悉的教育话语,他们从中小学教育阶段开始就接触并接受过关于这个话题的思想灌输。但出于升学和应试的客观要求,中小学课程体系中所包含的“理想信念”的内容并未引起学生们的真正重视,该阶段的“理想信念”教学也多因拘于诸多限制而不够充足,或只是给学生留下模模糊糊的印象。大学教育是知识与素质并重的教育,大学的思想政治理论课承担着对大学生进行思想引导和价值矫正的任务,重在形成理论思维,实现从学理认知到信念生成的转化,增强大学生的使命担当。理想信念是大学生思想素质和价值体系的重要内容,是大学生在愈加清晰地追逐梦想的阶段锚定人生航向、增强进取信心的必然话题。故此,“思想道德与法治”课程中的“理想信念”教育从一开始就承载着思想与实际并重、以生活导入理论、以观念引领行动的教学目标,负有引导学生从重知识向重价值过渡、由强技能向强素质转型、变学习模仿为思维拓展的使命。换言之,大学阶段“思想道德与法治”课程的“理想信念”教学一方面要夯实学生的基本认知和知识基础,另一方面要有效衔接并提升学生的思考能力、思维水平和价值觉悟,并由此形成崇高理想和坚定信念。


(一)两组概念的辨析


  概念并不是“理想信念”这一章节的教学重点,但作为关键概念却是教学的知识基础。“每一概念都处在和其余一切概念的一定关系中、一定联系中。”[1]210倘若不能够清晰地给学生建构起关键概念的认知链条,学生就难以理解由此概念衍生的一系列思想和理论命题,也就会囫囵吞枣地对待由此而展开的一系列理论教学。因此,本章节教学的第一步就是要进行简单而必要的概念辨析,从而获得进一步思考的知识基础。

  第一组概念是“理想”概念群,包括理想、空想、臆想和幻想,区分本组概念的关键是突出目标的科学性、合理性和可实现性。理想是基于现实又超越现实的,具有实现的可能性,是基于科学认知和实践规律的目标或目的。空想、臆想和幻想虽然可能是美好的,但却是不切实际的、胡乱的、不能够实现的。之所以作此区分,是为随后教学中引出的社会理想作铺垫。在清晰定位理想概念的基础上,还有必要引出不同类型的理想并以辩证分析的方法进行不同类型理想之间关系的区别,借以映射其后关于“理想——行动”关系的分析。

  第二组概念是“信念”概念群,包括意念、信心、信念和信仰,区分本组概念的关键是突出实现理想过程中主体的情志表现及状态。人的精神系统是复杂的、分层次的,人的精神发展也是逐步成熟的。对于特定的理想或目标,追求和信奉它的程度主要体现在主体行动中。从不够稳定、不够清晰的意识开始,经过从弱到强、从零散到系统、从感性到理性、从游移到稳定的变迁,逐渐呈现由意念到情绪、意志到情操、信心信念到信仰的升华。作如此区分的目的在于从知行关系角度引出对信仰层次的认知,其中的关键在于突出信仰的意志基础,凸显追求信仰的长期性、过程性和崇高性,为随后探讨社会信仰奠定思维和逻辑的基础。

  人的理性思维是从掌握概念开始建构的。在区分理想信念两个概念群的基础上,特别需要引导学生获得以下认识:第一,理想与信念虽有差别,但理想信念作为近年来约定俗成且见之于国家文献的说法,构成了对人的精神目标和精神状态的统一描述。第二,理想信念具有层次性,特别是现代社会中个体成长的思想文化环境、经济社会状况以及个体价值选择、生理成熟阶段和社会化发展程度的不同,进一步加剧了个体理想样态和信念状态的差异性。第三,理想信念的基本特征,对理想与信念的特征可以分述,因二者毕竟有异,但其重点是通过对特征的描述帮助学生更好地理解“理想信念”是什么,从而更深入地体会关键概念的内涵和外延。第四,理想与信念的关系,尤其是要阐明只有在信念的支撑下才能实现理想、高远的理想需要比普通理想更为坚定的信念和信心的事实。


  (二)理想信念的科学性


  在实际生活和现实教学中,真正困扰学生的问题除去对上述概念理解不透从而出现的认知干扰和思想混乱外,更严重的问题在于他们一般缺乏甄别那些标示不同价值指向、遵行不同理论逻辑的理想信仰的原则和方法。不少学生基于对自身生活范围和发展视野的考虑,往往从实用主义、功利主义和自由主义的视角出发,在理想的自我与他者、个体与社会、信念的坚定与否、信仰实现的可能性及其价值上产生“缩窄”判断或“畸形”认知。因此,本章节的教学重点是要讲清楚理想信念的科学性以及信念坚定性的行为标准和实践依据。

  要清晰地解释理想信念的科学性,就要准确揭示理想信念是事实与价值的结合,是合目的性与合规律性的统一。事实代表的是客观状况和客观要求,反映的是基于科学的规律性。价值代表的是主体判断和主体目标,反映的是基于需要的目的性。理想反映了个体或群体的价值目标,固然有超越现实的诉求,但只有在尊重现实和规律的基础上才能实现。换言之,理想的实现不是随心所欲、全凭主观意志就能够达到的。只有合理合乎律则的理想信念才能够最大程度地实现。理想信念只有在合目的性与合规律性统一的基础上才是科学的、可实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和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之所以值得信仰,关键在于它们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从社会生产结构出发分析精神现象的基础上的科学信仰,是对资本主义和以往一切剥削制度的全面超越,是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和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科学选择。


  (三)理想信念的可实现性


  人是有灵性有觉悟的社会动物。人之所以要有理想信念,很大程度上在于人具有内在的主体自觉性和社会道德意识。理想信念是过程论和目的论的结合,是支配人自觉社会化和进行价值升华的要素。理想不论大小,都具有实现的可能性。倘若人们的信念坚定且强大,就能够实现远大崇高的科学理想。因此,在讲授“理想信念”章节时,需要在学生的认知观念系统中撒入理想信念可实现性的种子,阐明理想信念可实现性的思想基础、动力源泉、价值方向和道德原则,需要阐明实现理想与增强信念的关系,教会学生把握好个人理想与社会理想的辩证统一,处理好个体信念与社会共同信念的结合。

  在阐明实现理想信念一般原则和普遍要求的基础上,教学仍需要由“形而上”的思想转移到“形而下”的现实中,需要结合学生的思想实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源头和依据、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状况和目标规划,进一步阐明理想循序渐进实现的可能性以及信念对其所产生的辅助支撑作用,明确大学生结合自身实际为实现理想需要做的准备,明确理想实现的途径以及坚定信念的方法。思想政治理论课的目标是立德树人,将正确的理论内容转化为学生可理解、可接受的思想认知并进入其价值系统中,这是实现教育转化和教学育人的基本要求。学习“理想信念”章节一方面要让学生弄清楚为什么要有理想信念、该树立什么样的理想、坚定什么样的信念,另一方面要让学生知道如何坚定理想信念,即坚定理想信念需要做什么、怎么做,由此开启追求理想人生的道路、明确坚定人生信念的方向。这是本章节教学的目标和重点所在。



二、“思想道德与法治”课中“理想信念”的教学逻辑

教学是有目的有规律的科学活动,既包含既定的学习秩序也需要特定的教学逻辑。教学逻辑是知识和价值得以展开的根本依据,是教学活动的内在遵循。“理想信念”是隶属于“精神”系统的抽象度很高的概念和范畴,其教学呈现过程应当遵循精神成长和发展的实践逻辑,以贴近学生认知和需要的科学方式表达出来。依据新教材“理想信念”章节的结构逻辑,建议在本章节的教学中重点遵循和实现如下教学逻辑。


(一)深研课程的理论逻辑


  不同的专业课程有不同的建构逻辑,这是由课程属性和课程定位决定的。同样一个命题,在不同课程中的理论基础和打开方式不尽相同。教学之关键就是要遵循不同的方法论把特定命题的思想理论逻辑用科学适应的方式展现出来。“思想道德与法治”课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要求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贯彻到教学活动中。由此,“理想信念”这一重大命题天然地就承担了区分科学理想与非科学理想、处理个体理想信念和社会理想信念关系的任务。众所周知,没有思想理论基础的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是苍白无力、缺乏说服力的教学,只有以科学的思想和彻底的理论为支撑,本课程中“理想信念”的命题才能获得正确的价值原则和教学立场。为此,在讲授“理想信念”这个命题时,我们一方面需要阐明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理想的科学性、崇高性,以区别非科学理想、宗教信仰,另一方面也要从“个体——群体——社会”相辅相成、相互关联的角度,阐明个人理想和社会理想的辩证统一关系,阐明以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的人生理想和社会理想,以及为实现崇高的、远大的共产主义理想而必备的坚定信念。一言以蔽之,“理想信念”这一章节的教学应从马克思主义世界历史理论、人的本质理论、物质与精神的辩证关系理论中获得基本的理论支撑,借以从思想深度和理论密度上展开对理想信念基础理论的发掘,从历史规律、科学规律和实践规律中把命题的理论性阐述出来。

一般情况下,由于思想理论抽象度高、所针对的历史年代久远、个体实践体验感淡泊,涉及思想理论部分的教学是相对比较艰涩难懂的,这就需要我们在教学过程中注重介绍思想理论形成的背景、所要解决的问题,梳理理论发展和演进的脉络,重点介绍思想理论的现实价值和实践意义。应当承认,课程理论逻辑的教学是教学的重点和难点,需要下足功夫研究教学对象的接受能力和学习兴奋点,最好以通俗鲜活、现实性强的语言和案例组织教学,避免脱离教学环境实际和学生思想实际。


  (二)阐明内容的结构逻辑


  新教材“理想信念”章节的布局采取了最为浅显易懂的“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这一“三段论”式的布局思路和结构方法,在基本内容上按照由小到大、由此及彼、由我及他、由近及远、由浅入深、由知到行的基本逻辑进行安排和设计。本章为帮助学生理解理想信念到底是什么,特意对理想信念的特征进行了描述,并进行适度区分,以求更加准确地揭示理想信念的基本内涵。在描述理想信念是什么的基础上,从作用和意义的角度揭示了其最为突出的实践价值,并按照理想在精神系统中的定位采用了“钙”的形象说法揭示了理想信念的作用。但是,本章节的重点并非只是说明理想信念是什么,而是要说明什么样的理想信念是值得坚持的,并且要解释其根据和理由,也即说明最为现实、最为重要的科学理想信念到底是什么、应该坚持什么、应该实现什么。就此,章节的重点内容就要侧重揭示对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的信仰与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信念、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信心之间的逻辑关联,揭示信仰、信心所映射的理想与现实、思想样态与精神状态的关系。可以说,对这一部分内容的建构,既符合了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逻辑,又切合了由社会主义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逻辑。只有把这个逻辑建构起来并阐释清楚了,我们才能进而提出确立理想和坚定信念的具体要求。具体到教学活动中,教育者应根据学生的学习能力、思想基础和客观情况进行有条件的选择,也应当在教材提供的基本素材的基础上进行增删取舍,真正实现由教材体系向教学体系的转化,实现教育内容因时而进、因势而新、因材而异,真正起到思想内容吸引人、劝导人和培育人的目标,抓住开展理想信念教育的金钥匙。


  (三)紧扣学生的认知逻辑


  认知逻辑是学生学习的出发点,也是教学实践的立足点。一般情况下,中小学生的学习过程是由兴趣激发并支撑的,但到大学阶段,学生对思想政治理论课的学习往往不再因兴趣而起,而是更受一些实用目标和可变现价值的支撑,比如分数、绩点、在团队中获得认同和自我实现的愿望乃至近期可获得的功利性目标激励等。从个体成长的阶段特征看,大学阶段是大学生半封闭半社会化的阶段,也是学生们积极主动地思考人生和社会、谋划个人成长和发展的阶段。从个体学习的普遍特征看,大学生们学习的计划性和自主性明显增强,专业意识和选择能力更加显著。从总体上看,大学生的认知逻辑遵循“问题——事实——价值”的基本链条,倾向于从问题出发,在提出问题和思考问题中依据事实作出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由此,教学要紧扣学生的认知逻辑,直面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提出的疑问,以准确充分的客观事实中蕴含的价值启发和晓喻学生,帮助学生确立正确的价值观念、选择崇高远大的理想、坚定实现理想的信念,达到传道授业解惑的目的。在教学过程中,教师既需要尊重学生的认知逻辑,善于从他们的逻辑思考的起点出发设定教学的切入点,更要善于从他们的认知逻辑链条中选择最为重要、最为关键的链扣破解命题,教会学生从认知逻辑中超脱出来,善于驾驭认知逻辑,善于抓大放小,抛弃自私的、狭隘的、微小的、片面的认知和结点,从大处谋划人生格局和思想境界,从远处设计人生目标和发展规划,从而使得学生能够实现个体理想信念的升华和超越,勇于把个体发展与社会发展融合起来,去追求更有价值、更有意义的社会目标。


  (四)注重知识的价值逻辑


  思想政治理论课的目标不仅仅是增长知识和才干,更重要的是塑造品格和价值。但是,没有知识的支撑,品格和价值就失去了认知基础,也就失去了思想进阶和价值提升的可能。由此,在“思想道德与法治”课程教学中,教师需要深入研究如何用科学的知识传递正确的价值,如何借助知识工具推进价值塑造。就现实情况看,大学生刚刚从以知识教育为核心的义务教育阶段走出,心目中仍然存留并且会长期保持着对知识的渴望和依赖,不以知识赢得他们的认同,价值教育就失去了抓手。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本门课程和本章节的价值教育应以什么样的知识为基础和铺垫,这是考验教师素养、能力和水平的关键。在教学设计中,教师应当注重知识得以展开的价值逻辑,注重知识链条的关联性、层进性和方向性。就一般意义而言,不同的知识传递不同的价值,一定量的知识也传递一定量的价值,知识的联系和密度对于既定价值的影响表现在它既影响价值定向,也影响价值定量。举例来说,中国近代历史上有很多学富五车、满腹经纶的人,单就拥有知识这一点而言,他们的确是知者,但未必是真正洞悉历史和社会发展规律、把握正确价值方向的智者。那些眼中只有小我私利且为此蝇营狗苟的人,非但不能担当社会历史责任,反而往往会陷入生命泥淖。在设计“理想信念”章节的知识价值谱系时,教师可以把科学知识、历史事实和社会价值融入对理想信念进行概念界定、范畴划分、事实阐述和价值发现中,用理想信念的科学性和合理性讲述远大崇高理想的政治意义、社会价值和道德境界,讲好因知而悟、由智而华的道理,衔接好学生成长中知识和价值的关系链条。


  (五)把握行为的实现逻辑


  人的行为受知识和价值交互作用的支撑,遵循“认知——信任——行动”的知行循环,不遵循这一逻辑则呈现出无知盲行、无信虚行、无行枉知的特征。思想脱离不开实际,理论教学的目的全在于指导学生们的行为实践。因此,教学环节的末梢神经是要通过知识传授和价值传递提供行动标准和依据,进而塑造或改变学生们的行为方向,这也就意味着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最终要发挥帮助学生养成正确行动方式和行为习惯的作用。在讲授“理想信念”章节时,教师要善于把握学生们的行为实现逻辑,为他们在实际生活中采取正确的行为和行动植根筑魂。在讲授理想信念的基本特征时,需要强调其实践性;在讲授远大理想和崇高信仰时,也要强调历史的规律性、理论的实践性和行动的客观性;在提出实现理想的要求时,仍然要强调实践的重要性和方向性。与此同时,教学过程也需要结合学生行为的实现逻辑,把握理想与现实的辩证统一、个人理想与社会理想的有机结合,在统一论中建立心中有远大理想、脚下有坚实道路、行动有前进方向、目标有实现依据、境界有提升空间的价值选择结果。毋庸讳言,受理想和目标而支配的行动会是学生们的自然选择,“理想信念”章节教学的目的不在于依从这种自发行为,而是要澄清更为合理、更有价值、更有益于他们自身及其所处时代、所属社会的行为应当是什么,肯定他们选择更有抱负、更能担当的行动模式,让他们看到更大的世界、更高的人生境界。行动是价值的传感器,行为是思想的试金石。在这个意义上说,把握学生们行为实现的逻辑一方面要尊重他们的现实要求,另一方面更要提升他们为追求更好的人生理想和更高的社会目标而作出选择的行为意愿与行动能力。



三、“思想道德与法治”课“理想信念”教学的方法建议

“理想信念”既是一个思想理论命题,也是一个价值实践话题。针对该问题的教学不能够没有思想性和理论性,同时也不能够脱离学生们的思想实际和生活学习实际。教无定法、贵在得法。为更好地提升“思想道德与法治”课中本章节的教学,建议可参考采用以下教学方法。

  一是专题讨论法。真理越辩越明,思想越辩越清。就普遍情况看,大学生对于为什么要有理想信念、应该有什么样的理想信念以及如何实现理想信念存有一定的困惑,甚至会在巨大的压力面前采取逃避或消极的态度。如果教学的过程只是轻描淡写地把一般原则、专门知识告知学生,则并不能够真正解决他们在理想信念问题上的难题。根据大学生所处的特定年龄阶段和学习特征,针对理想信念章节的教学宜于采用专题讨论的方法,最好能够在前期调研、广泛征集的基础上把真正困扰学生们的问题作为专题讨论的命题,在讨论的基础上采取对症下药的办法对学生们关于理想信念的思想认识和价值判断加以正确引导和科学指正,如此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增强教学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也将会提升教学的亲和力和感染力。开展专题讨论法的前提是要进行讨论问题的周密设计,以便就学生们关心的理想信念上的真问题、重大问题进行讨论。讨论的过程也需要合理安排和控制,以便讨论能够真正启发学生思考、拓展学生的思维视野,增强他们自身寻找正确答案的素质和能力。关于理想信念的专题讨论,教师应有意识、有目的地引导学生敢于说出自己真正关心的问题,特别是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和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方面存在的疑虑,教会学生历史地、辩证地看待社会问题和自我发展的关系,在学生心中埋下树大志、立大德、办大事、成大业的种子。

  二是矛盾分析法。理想的确立和信念的坚定并非自然形成的,而是一个复杂的、反复的过程。从类别上看,理想信念是隶属于人的精神系统的范畴,精神的对立物是物质,精神的载体也是物质。人们确立理想信念的过程并非单纯的精神活动,而是与物质活动密切关联的。实际上,人们理想信念形成和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变量就是对于物质问题的考量与平衡。由此,不论是作为精神范畴还是作为精神对象,理想信念都蕴含着对立性的矛盾,蕴含着个体在确立精神目标时不可避免的思维矛盾和思想冲突,蕴含着物质与精神、个体与他者等一系列矛盾。正如恩格斯指出的,“在思维的领域中我们也不能避免矛盾”[2]499,大学生确立理想信念的过程也是一个克服内在思想矛盾和价值冲突的过程,是从思想矛盾和思维斗争中寻求突破并进而积淀成为确定理想信念的过程。教师在讲授理想信念问题时,非但不宜回避学生思想世界中客观存在的种种矛盾,反而应当运用矛盾分析法透视理想的形成和信念的确立。具体来说,要承认并让学生意识到思想与实际、理想与现实、闳放与狭隘、奉献与索取、坚韧与脆弱、顺境与逆境等矛盾范畴在理想信念上的表现及其处理方法,深入分析在各种矛盾冲突中作出不同选择的差异及其价值,为学生们作出更为科学合理的选择提供思想指导和理论指引。

  三是比较教育法。比较是理性思考的主要条件,也是深化研究的重要手段。对于处于竞争意识强烈、进取精神浓厚、习惯于进行比较的特殊年龄阶段的大学生而言,比较教育不失为一种有独特价值和实际效用的方法。客观地说,理想是因比较而分高下的,信念也是由比较来定强弱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之所以成为中华民族的共同目标,是因为它超越了单个人的小我理想;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崇高信仰之所以成为优秀中华儿女的坚定信念,是因为它们意味着高尚政治道德和人类道义的价值升华。这其中蕴含的比较教育,能够很好地给学生们提供思想借鉴和价值启示。在运用比较教育法时,教师需要选择客观的事实为比较的坐标,选择科学的比较维度,把握周密的比较方案,在古与今、中与外、他与我、大与小等一系列范畴的比较中得出正确的结论,为校正和塑造学生的价值认同提供扎实基础。需要指出的是,比较教育既能够塑造思想认同,也能够制造价值认异。由此,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就需要把握好何种材料、何种内容引导出何种价值倾向,以便因势利导、因材施教。实际上,在理想信念问题上的比较,其目的重在从异同分析中找到辨别不同理想所蕴含的个体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切入点、支撑点和立足点,借此展开对基本思想、基本理论、基本价值的有机灌输和有效传递。

  四是文献研习法。文献是思想理论的承载体,是重要的学习素材。思想政治理论课以蕴含和传递思想理论见长,但如果仅仅是理论阐述,那么教学过程自然会逊色很多,教学效果也将难以达到充分和显著。支撑思想政治理论课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理论体系既有厚重的历史实践基础,也有丰富的文献资源材料。这些文献素材无疑蕴含着辉煌的思想、科学的规律和巨大的价值,需要运用到教学过程中。在讲授“理想信念”专题时,把适度适量的文献作为学生们研究学习的素材,对于他们体味历史真实样态和社会发展过程、感受思想魅力和理论价值、陶冶个体思想情操至关重要。具体来说,不少党的历史文献、经典著作、档案材料乃至专业资料中都存有展现理想信念的篇章,可供研究学习和教学参考。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可以选择适当的材料作为学生的阅读书目和研习文献。一言以蔽之,文献研习法是进行本章节教学中可资采用的重要方法。


参考文献:    
[1] 列宁.哲学笔记[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4.  
[2]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来源:《思想教育研究》2021年第9期
作者:宇文利,系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

         金德楠,系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


上一条: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印发《高校“形势与政策”课教学要点(2021年下辑)》的通知
下一条:以“明辨”澄清大学生在道德领域中的认识误区——以《思想道德与法治(2021年版)》第五章内容为例

关闭

 

COPYRIGHT (C) 2017河南医学高等专科学校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新郑龙湖镇双湖大道8号 邮政编码:451191